成人在线av视频播放超碰_av天堂网影音先锋2016_av图片_av狼 av狼聚集地论坛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hntsg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丝韵悠长

时间:2018-01-23 送走了雯丽她们,我提议才吃了饭散散步,于是潘莉这个贴心大美女温柔地挽着我的手,我们两人如同一对情侣慢慢沿着厂区的林荫道缓缓而行。潘莉简单谈了谈最近的工作开展情况,云凤这边主要是她在抓,而繁花的事情基本交给谢娟在办理,由于实在太忙,这次开会娟儿没有过来。
  龙腾是大家的,云凤虽然是我一手操办起来的,但大哥的协助和参股是很重要的部分,只有繁花这一块,才可以说是属于我自己的私人领地,对这块我也是最看重的,不过最近涉及到天龙这个大计划浮出水面后,我觉得自己脑子再快也有些不太够用了,于是指示潘莉还是先抓好云凤,而繁花的事情可以缓一缓。
  中午的休息时间,整个厂区都显得静悄悄的,没什么人,即或路上遇见一两个熟人也对我们毕恭毕敬的,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毕竟现在整个龙腾至少在表面上没谁敢不听我们两个话的,对于潘莉,他们也许是客气,但对于寡廉鲜耻,暗地里被某些人称为「台上衣冠楚楚,台下衣冠禽兽」的我,他们肯定是敬畏,毕竟我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他们的命运。
  我们最后来到厂部办公大楼,但没有从前门进入,而是绕到后面一个偏僻的角落,这里有一个隐蔽设计的陈旧的小铁门,带了一点炫耀我推开门旁的滑动暗板,露出一个小键盘出来,我慢慢输入密码:「8341」,门就「匡铛」一声打开了。这个传奇的号码是主席他老人家定的,中央警卫团的番号,不过用在这里别有深意,进这道门的不是什么警卫团的成员,只有隶属我「近慰团」的漂亮女人才有资格呢!
  我们进了门,回手将大门关上,里面有一个狭窄的小楼梯,红外控制的灯光一有人进来就打开了,楼道打扫得很是乾净,楼梯扶手也擦得很是光亮,这里的保洁工作都是由我的这些漂亮女人担当值日来做的。
  我们沿着楼梯来到二楼,这里原来有个通向走廊的小门,但已经被用水泥完全封死,直接上到三楼,又是一道铁门。这次我没有输入密码,而是将中指放在一个晶莹透亮的面板上,三秒钟以后门就开了,这里採用的是指纹锁。
  自从收了玲玉这个甜歌星明里当生活秘书,暗地里充实了姨太太队伍以后,这个名女人多少还是给我带来一些麻烦。雯丽凭借出众的工作能力、潘莉凭借谦逊的态度和良好的素质在龙腾逐渐坐稳了自己的位置,但月琴、璐瑶和玲玉这几个女人,虽然姿色出众顾盼生姿,但素质参差不齐贪财贪权,有些还的确上不了什么檯面,这在厂里引起一些风言风语,搞得我很有些被动。
  虽然我抓权弄钱搞漂亮女人的三大爱好初衷不改,有赵大哥在后面撑腰,放眼也没人敢跳出来挑战我的权威,但为了少招惹是非,这次我趁着厂部办公大楼重新装修的机会,专门把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重新设计了一下,秘密设计了一个封闭的「后宫」供自己享受淫乐,还把原来的安全通道改成了私密通道专供自己的女人背人耳目进出使用。
  这次才刚装修好搬进来不到一个礼拜,潘莉这还是头次光顾呢。上了三楼踩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长长的走廊尽头也是封闭的。左边有两道门,而右边只有一道门,我简单指着不同的门介绍说,左边的是服务员休息室和棋牌娱乐室,右边则是我的总经理休息室。
  我打开了右边那单独的一道深红色原木门,里面的空间比想像要大很多,很豪华,很气派,就像是在皇宫一般。这房间非常地宽敞,在远端落地窗旁,有一张超大尺寸的双人床和三人长沙发。而在右手边的墙下,居然还有张袖珍型的吧檯。潘莉同时也注意到,房间内的羊毛地毯异常地柔软细长。
  房间里面还有两个人,两个女人,两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是我的生活秘书玲玉,另一个则是今天当值的女服务员苏香萍。两个女人都显得很诧异,诧异的不是我的进入,而是我进来的方向没对,按道理我应该从房间内侧的豪华卫生间进来的,因为卫生间直接连着外侧的总经理办公室和我这豪华后宫的。另外一个让她们诧异的是我身边的潘莉,她算是不速之客了。
  不过玲玉不愧为名女人,她的脸上很快恢复了自然甜美的微笑站起身来。玲玉今天的打扮的确很夺目,一袭深紫色的薄纱礼服长裙,低胸露背,性感万分。她将头髮盘髻在后,让她修长的颈部曲线,一览无遗。当她起身的时候,高高的裙摆露出淡紫色几乎全透明的丝袜美腿和美脚上一双细带黑色性感高跟凉鞋,丝袜高跟鞋的迷人风采霎时令我有惊艳之感。
  尤其令我特别欣赏的,就是拥有整双丝袜美腿的这个性感女神,一路走来,及地的薄纱长裙使她的美腿若隐若现,而只有在她行走的某个角度里,才能又窥探到那美丽的曲线。我被这样的挑逗,弄到一时气血上升,无法制止。其实昨晚我才美美操过她,我将这个甜歌星搂在床上,一边在她粉嫩的身子上乱摸着一边用热辣的言语挑逗她来着:「玲玉,你真漂亮,上面一张俏脸蛋,下面一双粉腿骚蹄,中间还夹只水汪汪的骚逼随时等着伺候爷,好,爷就让你好好伺候伺候。」摸得情浓似火将这个俏马子压在胯下就给她日了进去。而此时干得食髓知味的我那条大鸡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想要再次狂干这个华丽高贵的女人了。我的手已经不自主地往下伸去,去安抚小弟弟蠢蠢欲动的情怀。
  而陪在玲玉身边的苏香萍,这位鹅蛋脸留有俏丽短髮的女生,初次见面就令我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她瓜子脸上的五官清秀典雅,虽不会惊艳四座,却会令人忍不住为她回眸。当初我把她从李铭的羽翼下强抢过来没几天,就叫到房间,猛夸其清纯典雅像清代美人,然后威逼利诱逼其就範,与她发生了性关係。自从玲玉进了我的家门,我让她选个通房丫头好伺候起居什么的,玲玉一眼看上了香萍说非她不可。
  今天,香萍打扮成女服务生的模样还算挺专业的,她头上戴了粉色花冠,身上穿着条在云凤女装为我特製的紫色女服务生的制服围裙,这是条粉紫色的软缎贴身超短制服连衣裙,腰间还扎了条装饰性的白色小花边围腰,她的胸部丰满结实被贴身短裙紧紧裹着,有种快要撑破衣服的效果,她的臀部和她的胸部一样地丰圆翘实。露出两条眩目的丝袜美腿,玉腿修长优美到无话可说,又有薄纱般近乎完全透明的肉色丝袜,让她近乎完美的足踝曲线,更增添几许诱人的气息,她穿着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更显得姿色出众、身材诱人。
  由于我把持了整个龙腾的上上下下,在飞龙更是风头日胜,香萍这个俏丫头哪敢招惹我啊,只好任我胡作非为。今天见我一进来,小丫头就站起来战战兢兢的有些害怕的样子。
  玲玉她们正在唱卡拉ok,不过声音压得很低,显然是玲玉这个大歌星闲极无聊正在遛嗓子,而香萍当然要陪着了。我拉着潘莉坐在沙发上,香萍懂事地给掺上了茶,玲玉盛情邀请我们一起唱,但我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只是简单示意玲玉继续唱下去。
  索尼大背投上正在在放泳装歌碟,美女透彻得几乎每根眉毛就看得清,加上玲玉这个甜歌皇后一边扭着长裙掩映下的细腰翘屁股唱着一边还用妩媚的眼风儿撩拨着我,让我渐渐觉得有些忍不住了。
  我搂紧了身边的丝袜美女潘莉,眼神留连于她的那双美腿,她似乎也有所发现。她有意无意地问我:「白秋,你这个冤家今天眼神好像不老实啊?」我顺竿子爬了上去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漂亮啊,你要丑,我还不爱看你呢?」
  色艺双全、声情并茂的玲玉正一边争宠市爱,一边倾心演绎着首首甜歌,潘莉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得如鲜花盛开百媚顿生的感觉,让我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好奇地问她:「笑什么呢,我的傻老婆!」潘莉笑着说:「多好的歌词啊,说你我呢!你是疯子,我是傻子!」听她这么一说,我也一下大笑了出来,连带身边的香萍都有些忍俊不住。
  忽然,我感觉有个东西在轻触我的下体,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绝色小老婆那蹬着金属细高跟的黑色尖包头细带凉鞋的美脚。她上身伏在我的肩膀上,不动声色地说:「别老傻看了,本来就是讨你喜欢故意穿给你看的,死心塌地做了你的小老婆,人都是你的了,身上哪块肉不是你的呀,不给你玩还能便宜别人吗?」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肯,就怕女人嘴不稳。男肯隔着山,女肯隔层纸。潘莉笑靥如花温柔细语地伏在我身上,贴身贴心地伸着性感勾魂的高跟浪蹄子奉献给我,恍惚之间我已是灵魂上九霄了。
  我抬起丝袜大美女的左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慢慢地一边欣赏一边解开那双迷人的性感尖头高跟鞋外侧的鞋扣。扣子解开了,细细的鞋带从扣子中抽出,潘莉的一只丝袜美足就这样摆脱了束缚展现在我眼前。我把这只晶莹美足握在手中细细欣赏,真是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水晶球般光滑圆润的脚踝,软缎般清滑的脚背,五根白玉般的秀趾相依,似乎知道主人正受到的轻薄而将香秘的趾缝悉心呵护,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红,真好似玉雕脂砌而成的一双绝妙秀足啊!
  我的手握住了她的美脚,穿着透明的薄薄浅灰色丝袜的嫩脚显得是那么光滑和细嫩。我轻轻抚摸着,突然潘莉调皮的玉足挣脱了我手的束缚,竟然正好落下来压在我的话儿上,她故意地用秀丽的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儿来,顿时一阵快感从下体传到脑中,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猛地缩了起来。过了一会,我感觉我背后被人给抱住了,扭身一看,身着小V领的黑色麻纱紧身衬衣和黑色包臀紧身喇叭裤的潘莉全身都贴了过来,束在黑色紧身薄纱上衣下高耸双乳的优美轮廓扰动着我的神经,耳朵都感受得到她呼出的缕缕热气,我刚回头就被她一把搂住。
  「冤家,你真坏啊!满肚子的坏水,就想着占女孩子的便宜。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坏?」「潘莉我的心肝儿,干什么呀,玲玉她们还在这里,影响不好嘛!」我故意低声阻止着有些发情起来的绝色大美女。
  「吻我,吻你的亲亲小老婆!」潘莉却不吃我这套,主动闭上迷人的大眼睛,伸出红艳艳的樱桃小嘴等着我一亲香泽,一贯温柔被动的绝色二奶如此求欢感动了早已压抑不住满腔慾火、欲擒故纵的我来,我的嘴压在了她红艳诱人的樱唇上。
  她的小嘴巴张开了,一条红润的舌头伸了过来,在我的嘴中滑动,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大美女这么上下夹击着,让我感到下体涨得非常厉害。莉儿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体紧紧夹住我轻轻地扭动着身子。我这时心里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动,我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环扣着我的那条美腿。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
  看着绝色大美女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我顺着丝袜美女潘莉的大腿向下摸,那种隔着薄薄的纱裤和丝袜感受女体温热的感觉真是不一般的美妙,娇嫩弹性,滑如凝脂,果真是上品啊!闻着莉儿身上的蕩人香味,瞄着长裤飘蕩下纤秀雪白的小腿,狎想起柔嫩诱人的大腿。
  我的手停在了美人儿的腿弯上方,突然向上一抄,潘莉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腿被抬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儿跌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儿。我顺手捞住莉儿的脚踝,抬起了那两条长长玉腿,合併在一起,抱住她的小腿,将自己的胸口紧贴在她的小腿肚上磨擦,体会纱裤丝袜绝佳的触感。我在绝色小老婆的美腿上尽情抚摸着、亲吻着,淫邪地把玩着从细长高跟鞋尖儿到她那魅力无穷的玉趾。
  我手里托着仙女的小腿,在露在高跟鞋外的脚面上舔了一口,眼睛一直盯着美人儿的俏脸,扬了扬眉毛。潘莉会意地一笑,从眼神到表情都是超出想像的妩媚、充满着诱惑,我亲吻着她玉足上的每一丝娇嫩,让她的主人噫气连连。
  我感到下体有些蠢蠢欲动了,左手把仙女那只美脚紧紧握住,右手开始解裤扣,将那话儿从内裤里面掏了出来,硬硬地触弄着美女丝袜秀足的足心。丝袜大美女莉儿虽然身为我的二奶,但似乎在另外两个漂亮女人面前被我如此淫戏,红着俏脸多少有些害臊,正被我的鸡巴作践的那只丝袜美脚想伸回去,却被我紧紧抓住。
  我轻声对她说:「莉儿我的心肝儿,把脚趾分开,给爷夹夹。」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和羞涩,丝袜包裹着的秀丽脚趾头轻轻分开了,我把那话儿的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始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我心头涌动,那话儿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粘液了。我用手把那话儿上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看着她脚背丝袜上留下淡淡的痕迹,心里暗笑着有些得意。
  为了讨自己的欢心,漂亮高雅的空姐、我的天仙小老婆潘莉心里再怎么不愿意,还不得伸出蹬着性感细长高跟鞋的丝袜美脚乖乖任我辱弄啊!
  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嘴贴在了她的红唇两条舌头开始捉对儿厮杀起来,隔着她的紧身黑纱长裤左手五指用力,捏住了弹性十足的右臀瓣儿,右手的手掌在圆滚结实左臀峰上揉抚。她边挣扎边喘息着说:「冤家你猴急什么啊?色样!你总得让小老婆先把高跟鞋儿脱了吧。」「不要,我就喜欢你穿着着高跟鞋的样子,性感,弄起来更够劲!」她两条长腿被浅灰色的丝光袜包裹着,黑纱长裤勾勒出了凹凸有致的曲线,单脚蹬着细带儿的黑色性感高跟鞋,浪得让我有些抓狂了。
  根本没有顾及玲玉和香萍这两个漂亮女人的存在,我抱着心肝儿移到床前,将她扑翻在床上。我将她的衣服扣子一个个解开,黑色缎子的蕾丝胸罩露了出来。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手直接将奶罩从下向上掀了上去,两个颤颤巍巍的白玉般奶子暴露在了我眼前。
  我双手同时按了上去,好软啊,好嫩啊,好滑啊,一只手无法完握。她的双脚翘了起来缠绕在我的腰际,双手抱着我的头死命往下摁。我将头埋下,用嘴叼住了她右边的奶子,舌头开始舔弄起她那粉红诱人的奶头儿,时不时的轻轻吸吮一下,她开始轻轻呻吟起来。我的右手抚摸着她的左奶,用指头捏弄着奶头。那奶头果真慢慢变硬。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后,把奶罩扣解开,让我把奶罩给她取了,她的上半身就全部裸露在我面前。
  我把她紧身喇叭长裤旁边的拉链拉下,直接扒下了她的黑纱长裤。这时再看丝袜美女潘莉,只见她上身赤裸着,下身圆润修长的玉腿穿着灰色丝光袜子,一条完美的丝袜粉腿呈现在我眼前,高度透明的薄薄的灰丝袜包着雪白的美脚是多么亮丽的风景线啊!右脚上还穿着那只引诱挑逗我,让我性慾骤起的黑色尖头金属细跟八厘米细带高跟鞋。
  我把她的双脚捧在手里玩赏,用舌头舔她的脚趾缝。一边舔舐,一边地称讚道:「莉儿,你的脚儿又白又嫩,实在美极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美女潘莉缓缓欠身躺倒在了宽宽的双人床上,用一只雪白纤细的葱葱玉手托着自己那美丽的香腮,另一只则斜搭在自己丰润的大腿上……。
  莉儿双腿微微分开贴床平卧,我看着丝袜里朦胧的脚趾,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我把蕾丝内裤往下一拉,两腿中间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耸起,上面生着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却是一道嫣红娇嫩的红沟,湿淋淋的一片了……。「啊……好痒……我的爷,我的亲达达……不要嘛……」莉儿的心几乎要跳出来,她昂着一个浑圆细嫩的白屁股,忍受着慾念的煎熬,也享受着慇勤的服侍。
  我的手掌紧紧的贴住她的小腿后侧,顺着柔和的曲线向上滑动,经过腿弯、大腿,停留在了浑圆的臀峰上。五指用力缩紧,攥住了柔软中带着韧劲儿的大美女的肉屁股,娇滴滴的美人儿被弄得有些发挺。我的一只手离开了她那软如绵絮的嫩肉,把放在床下的那只高跟鞋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嗯……」深深一嗅,皮革和丝袜混着几丝女人的汗味儿,我甚至伸出舌头在鞋里子上慢慢舔了一下儿,让美人儿能看清自己的动作。「莉儿,你的小脚丫儿也是这样的香吧?」
  潘莉的心里一热,她终于明白自己身上的任何地方、甚至于一切和自己身体有关的东西在我眼中都是无比纯净、无比美丽的。她排除了一切顾虑,一条胳膊死死的勒住我的脖子,像发疯一样的和我深吻,吞嚥着我的口水,另一只手狂乱的向上扽着我的衣服,那只没穿鞋的脚向下蹬着我的已经解开了的裤子。
  潘莉又用美脚在我的屁股上的磨擦,那种被丝袜搓蹭的感觉是异常的舒适、撩人。我更加努力地用手不住抚摸她的双脚,舌头不住地在她的脚趾间爬行。我不断地加快我的频率,她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再也不能忍受她所发出声音的刺激,猛地膨胀起来。
  她用手拉着我的头,把我的身体由她的脚下拖到她的面前。丝袜美女潘莉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她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肤色雪白,映着晨光,发出感人的光亮,玲珑美艳,丰满成熟的肉体,无处不动人心神、垂涎欲滴。已濒临崩溃边缘,骚痒难受得下体阵阵颤抖,两条雪白大腿淫蕩张开,小嘴大口吸气,肉缝也微微张合冒着热气,全身滚烫,骚浪淫蕩的拱起肥美阴阜,期盼我的阴茎马上插进她的小肉穴,蹂躏她成熟透顶的肉体。
  我仰面躺在床上,丝袜美女潘莉的柔胰嫩手握住了那话儿,上下轻轻套弄着。接着,她换了一个姿势,坐在我的侧面,开始用脚挑逗起我的那话儿来,丝袜美女潘莉的右脚玉趾分开,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那东西,左脚的脚趾在龟头上轻轻的摩擦着,我被这样的挑逗搞得心痒难禁!美女为我脚淫,老子则用脚扒女人的内裤。买各种各样的蕾丝内裤送她们,再用脚将这些性感撩情的蕾丝内裤一条条从美女身上扒下来,最后美美干她们,想想就觉得真是好爽啊!
  想着想着身子不由自主地上下挺动起来,她见我有些熬不住了,轻声问:「爷,要小老婆伺候你吗?」我说:「骚货,快点帮我消消火啊!我想要啊!」丝袜美女潘莉起身,将两脚岔开坐在了我的小腹上轻轻扭动起来,我感到小腹热热的湿湿的,她的手从屁股后伸出来握住了我的那话儿,扶正后先将屄洞对準阴茎先塞一点进去,她抬高屁股,缓缓坐了下来将整根阴茎吞进体内,我的下体忽然被一股热辣辣的湿热肉洞所紧紧包围,但出乎寻常地舒服。
  她腰部缓缓地前后扭动,我硬挺的阴茎直直地插在她的屄缝儿里,两手捏着美女的屁股,感受那两团嫩肉的弹性。两只高跟鞋被扔到了床下,我扽下了她那浅灰色的丝袜,对蹬在我脸上的亲亲小老婆那两只散发着香气的粉嫩脚丫儿又舔又吻,吸吮她白净的脚趾。丝袜美女潘莉被这样折磨搞得浑身酥软、娇喘连连。她星眸半张、朱唇微启,那般骚浪的表情,引得我更是性念大增。
  丝袜美女潘莉的两脚分岔在我身体的两侧,我嘴上亲着她的奶子,手抚摸起她的玉脚。我的手指抠着她的脚心,她已经完全陷入了性慾的癡迷状态了,对这样的抠挠已经没有感觉了,我抱住她的屁股,开始为她使力,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啊……,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丢了,要丢……了……,噢……」丝袜美女潘莉此时春心蕩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了!
  我看她骚劲儿上来了,于是把她的左腿扛起,让她半侧躺在床上,把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面慢慢地抽动着。她这时候因为支撑身体的方式改变,可以轻易地摆动腰肢,每当我抽送的时候,她都配合着前后摆动,让我俩的性器可以让彼此感受到更多的乐趣!
  我一只手搂住潘莉的身子,另一只手玩摸着潘莉翘起来的那条粉腿骚蹄儿,她的小脚柔若无骨,被我单手把玩的胸前两只粉奶子更如软玉温香,再加上深深插在潘莉滋润的肉洞里的阴茎,我全身的感官都在享受着莉儿青春美貌的肉体。
  这样抽送了六、七百下之后,我再度地改变姿势,让她躺在床上翘起两条修长的粉腿,然后扑上去长枪大棒地美美操干她,这时候她的反应变得异常强烈起来,摇头摆臀,浪叫连连,两个白白软软的奶子在她胸前随着她的运动也在跳动,我伸出手去,狠命的捏弄起来。让人误以为自己胯下正在操干的女人子不是什么高贵的空姐、优雅的丽人,而是浪蕩淫贱的妓女婊子!
  潘莉的两条长腿轻轻的在我的腿上磨擦,光着的脚蹬在床沿儿上,这一切无意识的行为只有一个目的,让插在自己肉体里的鸡巴进出得更加容易,让自己得到更强的性享受。潘莉骚兴大发,阴道剧烈抽搐,两片嫩肉一开一合的煽动,洞口骚水乱流,粉腿挥舞,把一对嫩白滑腻的光脚丫在我身上乱擦乱蹬。
  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我刚刚因将肉棒退出她阴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我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我的双腿。
  潘莉的骚浪样儿使我更加卖力抽插,似乎誓要插穿她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髮、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我把她的双腿併拢抬高,稍分开搭在我的肩上,然后以她的阴道为中心,将她整个人用力往我阴茎上搂紧,同时加快腰部的运动频率,抽插得她的叫唤声一声比一声高,随即她把我搂得更紧。我知道那是高潮来临了,于是我把阴茎紧紧地抵住她的阴道深处。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搂着,谁也不说话,都喘着粗气。我们已经完全合成了一体。我感觉到丝袜美女潘莉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而我自己也在仙女的体内升上了天……。
  我得意地欣赏着胯下的战利品,只见身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丽人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洩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散发着几丝腥臊的粘液,我知道这是我刚赋予她的精华。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流去……。我们就这样动也不动,静静地躺着,身体还连在一起。我要让我的爱液流向丝袜美女潘莉身体的每一个角,让她浑身上下都留下我爱的痕迹。
  当我们说一个人美的时候,她总有一个特别诱人的部分。像是她的眼睛明亮而迷人,或是她的唇形性感而勾魂……可是我的绝色二奶莉儿,并没有所谓致命吸引力的部分,她之所以美,在于她不论五官、轮廓,或是身形,都长得那么恰到好处,那么协调,那么柔和,让人有种心神怡的感觉,让人觉得她,美到无可挑剔,人中之凤,鹤立鸡群的出众与绝色。
  而此刻,这个刚被我干过的绝色美女却提了奇怪的问题:「白秋,别人都是一夫一妻,你为什么要多吃多佔呢?」
  我想了想,自己贴心漂亮的小老婆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好了:「自古以来大丈夫三妻四妾,谁没有几个漂亮识风月的姨太太,跟在身边咂鸡巴挑逗,搂在被窝里干玩泻火啊。现在城市里压力这么大,商海沉浮一着不慎就满盘皆输,没几个风骚撩人的精美肉筒儿在身边伺候着撩情泻火,像我这样的好男人怎么受得了啊。」
  是啊,想想身边的女人,璐瑶最贱跑得最勤还有高超的性技,玲玉气质最好加上甜美的脸蛋儿妖娆的身段儿,月琴最骚最主动十足的性慾随时都是水汪汪的,这些都是性爱伴侣的最佳人选,多一个就多一分享受,多一分快乐,任谁我也不想轻易放过啊,还是一网打尽收在房里有味儿啊!不过现在漂亮女人的裤腰带也挺松的,像玲玉这样的甜歌星、君红这样的红舞女,这些所谓的名女人什么的只要到了老子这里,裤腰带就被换成了鬆紧带,在外面系得紧紧的,生怕被别人性骚扰,而到了老子这里直接扒拉下来就干,老子还可以给她撕成开裆裤来干呢,大美女穿着开裆裤被干,想想就很美呢。
  「这个世道,还是你们这些坏男人享尽艳福,尝遍女人身上无数甜头,而我们这些苦命的女人低头服输做小则吃够了苦头啊!」绝色二奶终于还是发出了感慨。「白秋,被你干久了,再好的女人最后也会变成骚货贱货的。」
  最后莉儿长歎了一口气:「你是个疯子,我是个傻子嘛!」